当前位置:首页 >读好书>

关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是“一国胜利论”的完善和补充

来源:wdwcms.com 时间:2019-10-27 编辑:评论

马克思主义认为,经济和政治发展的不平衡是资本主义的绝对规律。列宁利用这一基本原理提出了``一国制胜论''的思想,并指出社会主义可能首先在少数派甚至资本主义国家获胜。然而,自诞生之初,“一个国家的胜利理论”就一直受到理论和现实的质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引入,在实践中检验了“一国制胜论”的科学性,丰富和发展了“一国制胜论”,使其成为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

1.“一国胜利论”开辟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新纪元,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就形式而言,针对资产阶级的无产阶级革命应该首先在一个国家内进行;如果这是革命的内容,那就是联合行动,至少是各个文明国家的联合行动,是无产阶级的。解放阶级的首要条件之一。”“因为随着生产力的普遍发展和世界交往的日益紧密,共产主义事业只能被实现为“世界历史性”的存在。当然,他们并不认为西欧资本主义的发展趋势和共产主义革命的道路是国家和民族必须遵循的唯一途径。马克思明确表示,如果他将诸如《资本论》之类的作品分析为西欧资本主义的起源和发展,并纳入一般发展道路的历史哲学理论中,那么所有国家,无论其历史环境如何,都注定要接受这一点。道路,然后“将给我太多荣誉,也给我太多侮辱。” 1870年代后,马克思和恩格斯深入研究了俄罗斯和其他东方社会的发展,指出在西方无产阶级革命后,俄罗斯可能跨越资本主义制度的“卡夫峡谷”,并直接向社会主义过渡。

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阶段。列宁深刻地分析了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权力对比,并指出:“经济和政治发展之间的不平衡是资产阶级的绝对定律。因此,应该得出结论。列宁认为,革命的突破不一定是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而是帝国主义链条中的薄弱环节,列宁分析了俄罗斯和国外的情况,认为俄罗斯已经成为帝国主义链条中的薄弱环节。帝国主义:俄国革命将成为欧洲革命的导火索,他自己也希望通过欧洲革命的胜利来帮助俄国革命的胜利。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战争使俄国经济崩溃和加剧的社会冲突。列宁提议将帝国主义战争转变为国内革命战争。于1917年在俄罗斯推翻了罗曼诺夫王朝并结束了封建专制政体。在“二月革命”之后,俄罗斯出现了资产阶级临时政府与苏维埃政权平行的情况。列宁及时作出了报告《四月提纲》,将俄国人民带到了十月革命,并最终赢得了胜利。

十月革命的胜利推翻了资产阶级在世界六分之一土地上的统治,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实现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历史上的历史性飞跃,并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人类社会的历史发展。十月革命胜利后,帝国主义国家全力支持俄罗斯的恢复活动,并进行了武装干预,企图扼杀新苏维埃政权的摇篮,从而扑灭了欧洲不断上升的革命圣火。在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党的领导下,苏联人民起来抵抗帝国主义的武装侵略,并通过艰苦的斗争成功地保卫了苏维埃俄罗斯。然而,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党热切希望的无产阶级欧洲革命没有取得实质性胜利,而是遭受了帝国主义的毁灭性打击。这时,作为世界上第一个也是唯一的苏联政权,俄罗斯的无产阶级专政既不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所设想的,也不是列宁所料想不到的:在一个经济和文化相对落后的国家,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是否违反了马克思主义?一个国家可以建设社会主义吗?面对这种情况,列宁坚信“按照书籍争论社会主义纲领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从理论上深刻地证明了俄国十月革命的科学性和合理性,并领导布尔什维克党改变了俄国的政策。在实践中及时“战时共产主义”。按照新经济政策,我们开始探索在资本主义占主导地位的经济和文化落后的国家建设社会主义的新历史主题。从那时起,苏联在短短几十年内已成为世界第二大国家。

十月革命的胜利为国际无产阶级开辟了无产阶级革命的新纪元树立了榜样,并激发了世界人民被压迫人民,特别是亚洲,非洲和非洲等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人民的解放斗争。拉丁美洲。在十月革命胜利之前,中国知识界开始介绍和传播马克思主义,但并未完全接受马克思主义。一方面,按照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观点,无产阶级革命是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同时进行的,而中国的资本主义发展仍然不足。另一方面,社会主义革命在实践中没有成功的经验。十月革命后,中国知识界意识到,在一定时期内,经济和文化落后的国家也可以开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新时代,成为社会主义的新起点。因此,中国知识界开始广泛传播,接受和实践马克思主义。 1921年,中国共产党正式成立。从那时起,中国共产党一直坚持用马克思主义方法论来分析中国的具体现实,并逐步找到了一条符合中国国情的革命道路,“农村包围城市,夺取武器”,并最终确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此外,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许多国家也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到1975年,世界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已经达到15个国家。该国领土占世界陆地面积的1/4,人口约占世界总人口的比重。工业总产值和国民收入的三分之一约占世界的五分之二和三分之一。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至1980年代初期,近50个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被宣布从事社会主义。

其次,“一个国家的胜利理论”面临着理论与现实的问题

“一国胜利论”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对世界各国无产阶级革命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但是,无论从理论上还是在现实中,“一个国家的胜利理论”一直在受到批评和指责。十月革命期间,普列汉诺夫认为“可用于烘烤社会主义派的面粉在俄罗斯历史上尚未打磨过”。经济上和文化上落后的俄罗斯社会主义革命只会给俄罗斯带来历史。灾害。社会主义“早产”的发起人考茨基和苏莱哈诺夫声称,在俄罗斯建立生产力水平落后的社会主义制度将违反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规律。十月革命就像一个“早产儿”。在现实世界中,它必定会死亡。 “只有资本主义带来生产力的大发展,只有资本主义创造并集中在资本主义阶级手中的巨大财富,社会主义……才有可能。”卡梅涅夫,利科夫等人也认为,俄罗斯没有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条件。社会主义革命的阳光只能从西欧拍摄。第一次社会主义革命的荣誉不应该属于俄罗斯。在冷战期间,西方敌对势力利用社会主义的“过早出生理论”作为促进“和平演变”的武器,并极大地扭曲和攻击了十月革命和苏联社会主义。 1967年,美国历史学家罗伯特五世丹尼尔斯(Robert V. Daniels)在《《红色十月》》一书中将十月革命描述为令人发指的怪物:“蓄意的民主放荡”,“让我们摆脱社会动荡”,“暴力血腥”,政治斗争”,“暴力” 1990年,英国学者爱德华阿克森(Edward Axon)在他的书《十月革命的反思》中宣布,他将“努力揭开1917年这场闹剧的神秘面纱。”

社会主义的“过早生育理论”实质上是庸俗生产力理论的翻版。恩格斯曾经清楚地指出:“根据历史唯物主义,历史过程中的决定性因素最终是现实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无论马克思还是我都没有证实过更多。如果有人在这里歪曲了,要说由于经济因素是唯一的决定性因素,于是他把这个主张变成了毫无意义的,抽象的,荒谬的空话。恩格斯晚年进一步批评了错误的``经济决定论''思想并提出了``历史''。实际上,当他们提出“两个永远不会”的理论时,他们还指出:“因此,人类总是只提出他们可以解决的任务,因为只要仔细地研究它们,他们会发现任务本身只是在解决其物质条件。 Kautsky等人的错误是,它只强调“两个永远不会”,而忽略了“解决它的物质条件已经存在,或者至少当它存在时才存在。”十月革命期间,尽管俄罗斯不是英国,法国和德国等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但它已经发展了可观的资本主义。同样,对于中国革命来说,“中国有一个先进的无产阶级政党。当时,有了初步的资本主义经济和国际条件,它就可以在一个非常不发达的中国从事社会主义。”换句话说,俄罗斯和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的物质条件“至少在生产过程中。”

十月革命前后,列宁集中精力批评考茨基等人的观点,以证明十月革命的合理性。他指出:“世界历史发展的一般规律不仅不能排除个人发展阶段显示发展形式或顺序的特殊性,而且要在此前提下。”面对西欧革命的沉默,列宁指出俄罗斯能否建立在社会主义问题上:“为什么我们不能首先利用革命手段来达到达到一定水平的前提,然后赶上在工人和农民政权以及苏联体系的基础上与其他国家的人民合作?”在实践中,列宁逐渐发现利用资本主义为社会主义制定“新经济政策”。他指出:“由于我们无法实现从小生产到社会主义的直接过渡,资本主义作为小生产和交换的有意识产物在一定程度上是不可避免的,因此我们应该使用资本主义(特别是将其纳入到资本主义的轨道中)。国家资本主义)作为小生产与社会主义之间的中间纽带,是提高生产力的手段,手段,方法和手段。”列宁认为,国家权力和生产资料掌握在无产阶级手中。在此前提下,合作社是建设社会主义社会的唯一途径。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尽管经典的马克思主义作家深刻地揭示了“一个国家的胜利理论”的科学本质,但它仍然需要重新实践以检验其真理。遗憾的是,在这个过程中,社会主义国家遭受了严重的挫折。毫无疑问,列宁的新经济政策实际上触及了如何解决在经济和经济落后的国家建设社会主义的问题。但是,在列宁去世后,斯大林迅速中断了“新经济政策”。 1936年制定的《苏联宪法》标志着苏联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也标志着高度政治集中和经济集中的苏联模式的形成。苏联模式适应了当时的国际形势和苏联的国内发展,并在较短的时间内实现了该国的工业化,使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从农业上的贫穷国家变成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工业强国,并促进战后世界的民族解放。体育的兴起和国际事业的发展也对中国革命的胜利和中华民国的诞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但是,苏联模式具有很大的历史局限性,主要表现在:民主的范围太狭窄,很容易产生个人垄断;优先发展重工业,国民经济比重失衡;超越经济发展水平的单一公有制和分配方式;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苏联模式变得越来越不适合实际发展的需求。但是,苏联领导小组没有响应社会发展的需要,并及时进行了改革。相反,它在社会主义阵营中大力推广了苏联模式。最后,僵化的苏联模式导致了苏联和苏联的急剧变化。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遭受了严重的挫折:前苏联苏维埃社会主义国家分裂成20多个以资本主义为导向的国家。社会主义国家只有中国和越南。老挝,朝鲜和古巴这五个国家; 1995年,除中国以外,全世界的共产党员总数已从4400万减少到1100万。

在苏联和苏联发生急剧变化之后,世界扮演了“共产主义失败论”,“社会主义过时论”和“共产主义衰落论”的“大合唱”。西方一些保守派思想家认为,苏联和华东地区发生巨变的根本原因是,它已经超越了资本主义高度发展的阶段,应该积极地撤退到资本主义。他们自鸣得意地宣称:“ 20世纪将以社会主义的失败和资本主义的胜利而告终。” “在二十一世纪,社会主义将无处可去,世界将成为资本主义的统一。”

反对客观法律的预言最终将被事实所粉碎。确实,苏联和东欧的剧变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历史上的重大挫折,但共产主义的失败和苏联社会主义的“过早诞生”都不是。苏联和苏联的急剧变化是苏联模式的失败。他们不能改变社会主义将不可避免地取代资本主义,世界历史发展的总趋势。因为人类社会不只是沿着直线前进,而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 “每次都有,总会有个别的,局部的,有时向前移动,有时向后的运动。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情况偏离一般的运动模式和一般的速度。”中国在改革开放中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社会主义中国自豪地站在东方世界,为世界经济的发展和人类文明的进步作出了重要贡献。

第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使“一个国家的胜利理论”构成了完整的理论体系

事实表明,在一个经济和文化落后的国家,基于马克思和恩格斯建立的“纯净的”公有制的计划经济体制与基本国情是分离的,将在现实中被抛弃。 1970年代中期,当苏联逐渐脱离发展高峰时,疲于“左”路线和政策的社会主义中国正在酝酿变革。在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国共产党开始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并存的背景下重新思考“什么是社会主义以及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的第一个问题。市场经济理论逐步探索了适合国家国情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

为了克服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必须学会“与狼共舞”,特别是在现实没有相对优势的情况下。毕竟,社会主义的建设是建立在人类积累的文化遗产的基础上的。它不是一个“天堂”。它与地球上的资本主义共存。它不能将与资本主义的所有联系分开。它不能简单地放弃资本主义。关于社会的一切。邓小平指出:“市场经济只存在于资本主义社会中,而不能只存在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中。……社会主义也可以参与市场经济。”但是,大多数受到传统观念强烈谴责的党员干部,仍然很难接受经济体制的巨大变革。对此,邓小平采取了“不争”的方式,使人民逐步接受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实践。 1980年5月,邓小平肯定了小港村的经验后,提出“使农村商品经济大发展”。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进一步提出了“市场调节”的概念。中共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创造性地提出了“社会主义商品经济”和“计划商品经济”等概念。中共十三大提出“大力发展有计划的商品经济”。 1992年,在改革开放的紧要关头,邓小平发表了《南方谈话》,对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作出了积极回应。他提出:“计划多一点,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在于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计划和市场是经济手段,根据这些思想,中共十四大正式提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使中国再次打开了高速时代。开发培训。

在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之前,列宁的“一个国家的胜利理论”在实践中留下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该国的其余地区在一段时间内仍然是资产阶级或资产阶级国家”,接下来,如何社会主义制度国家与其他制度国家并存,最终赢得了社会主义的胜利。列宁是一位历史唯物主义者。他认为,在资本主义社会与苏维埃之间的“力量平衡”的情况下,苏维埃“已经与无法使我们与当前脱颖而出的资本主义强国共存。苏联政府的条件“不仅有喘息的空间,而且还进入了一个新阶段”。这个“新阶段”是苏联和包括资本主义国家在内的资本主义国家“在双方互利,平等的基础上进行合作”,并积累了通过经济竞争战胜资本主义的物质力量。由于必须与资本主义国家建立平等互利的贸易关系,因此实施新的经济政策将成为理所当然的事情。遗憾的是,新的经济政策尚未在苏维埃俄罗斯得到充分巩固,为权宜之计已被放弃。改革开放后,邓小平重新考虑了新的经济政策和苏联模式,认为“对列宁的思想比较有利”。以邓小平为核心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历届中央领导集体都制定了一系列指导方针和政策,深化改革,继续实践。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已逐步建立和完善。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解决了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种制度并存的条件下,如何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最终实现社会主义的胜利的问题,使“一国胜利论”成为一个完整的理论。理论体系,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dwcms.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